最新消息:付费点第二版更新中!投稿联系点点妹qq:707783888,收购求职请联系肥肥qq:1307435

【视频】艾诚专访伍国樑:联众,还“活着”吗?

业界新闻 618浏览 0评论

本文由棋牌游戏网付费点节选自互联网,不代表付费点观点

文章来源公众号:艾问人物,ID:iaskmedia,付费点获得授权转载

https://v.qq.com/x/page/p06351dbwfp.html

网上曾流传一篇名为《腾讯15年间干掉的对手》的文章,讲述了15年期间,腾讯是如何打败了一个个的竞争对手,而在这其中就有曾经的休闲游戏霸主——联众游戏。2003年,联众是世界上最大的休闲游戏平台。在联众的最辉煌时刻,他拥有2亿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15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60万,同时在中美日韩架设有服务器,可谓红极一时。联众也一度与中国游戏在线、边锋网游并称为国内休闲游戏市场上的三大巨头。然而,好吃的蛋糕总是会有人来抢的。面对腾讯、网易、盛大等自主研发游戏大佬的进场,联众的盲目自大让其忽略了创新迭代的重要性。不过两年时间,联众就失去了对休闲棋牌游戏的控制力。“卖身”韩国最大的网络游戏集团NHN,转型开发大型网游……联众度过了惨淡的几年。直到2010年,回购股份,剥离旗下大型网游项目,搭建线下电竞平台,联众才渐渐重回大众的视野。这一系列“复活”计划的主导者,正是联众国际CEO伍国樑。艾问创始人艾诚将和这位逆行者一起,带你预见电子竞技的新未来。爱问
 
电子竞技,还有联众的活路吗?
十年前,痴迷电子竞技的人还被视作不学无术,职业的电竞玩家还在为一个月3000块的工资而熬夜奋战。十年后,中国电竞产业规模已逼近800亿。2017中国电竞生态报告预测,接下来的五年将成为中国电竞市场的“黄金五年”。腾讯、网易、阿里,京东、苏宁、新浪,如果你在某个领域同时看到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身影,那一定是风口无疑了。再加上巨人网络、完美世界等一批老牌游戏厂商,电子竞技俨然已成为了千人乱战的角斗场。相比之下,创立于1998年的联众,更像是个年近古稀的看客?对于这种质疑,伍国樑告诉艾问人物:“我们必须找自己的空间,所以我们就在过去几年,在整个游戏生态圈的其他范围里面寻找一些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能拥有的地方。”伍国樑希望凭借以往做棋牌竞赛、直播转播的经验,把联众带到国际舞台,并且搭建起一个新的线下生态圈。
所谓的国际舞台,就是艾问人物“遇到”伍国樑时所在的2018 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不过,有趣的是,在拉斯维加斯,联众的亮相并不是什么独树一帜的展厅或展台——实际上,他们做得更加“极客”一些。这一次,他们开了一辆大卡车来。在赌城,北美首辆移动电竞大篷车正式亮相。该车身长度近25米,相当于6辆家用汽车,配有电竞舞台、导播间、多媒体中心和VIP休息室,一个按键就能展开一个设施齐全的移动电竞馆。伍国樑告诉艾问人物,移动电竞馆能让电竞更深入社区、穿行北美,将为选手、观众带来全新体验。就像最早在中国引领了线上棋牌游戏的风靡一时一样,联众渴望再次站上风口。艾问·快问快答艾诚:联众游戏上市时,还以棋牌类为主,五年之后,突然在拉斯维加斯以电子竞技的身份亮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伍国樑:我们上市后,资金更加充裕,棋牌是个很好的生意,但是我觉得我们有很多基因是可以延伸到别的领域。棋牌本身也是竞技,其实麻将也有大赛,我们搞麻将大赛搞了十几年了,因此我们其实很擅长举办各种类型和规模的比赛。
联众上市公司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
从审计助理到麻将联盟主席,伍国樑是何许人也?
从麻将大赛到电子竞技,在别人看来仍属“跨界”的行为,被伍国樑信手拈来,自然离不开他独到的人生经历。2017年4月5日,国际智力运动联盟(IMSA)执委会会议在丹麦奥胡斯召开。会议表决通过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陈泽兰为新一任国际智力运动联盟主席,同时,还选举产生了六位联盟副主席,其中就包括国际麻将联盟主席、联众国际CEO伍国樑。而在作为国际麻将联盟主席期间,伍国樑积极助推联盟的筹备及成立,推动麻将文化的全球传播,帮助联盟正式入编国际智力运动联盟。让很多中国人都感到惊讶的是,我们视作“国粹”的麻将,不仅已经拥有了国际性麻将组织,国际麻将联盟会员还包括来自五大洲40个国家和地区的正式注册麻将协会。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他,在刚刚工作,并且在美国旧金山一家公司担任审计助理时,或许并未想到有一天会将“国粹”麻将发扬光大。转折就和联众有关。2004年7月,伍国樑进入联众公司,先后出任首席财务官、副总裁,2007年正式出任联众CEO。他帮助联众在2010年底引进新投资人完成MBO,并于2014年完成了联众在香港联交所主板的上市。
拥有十多年棋牌行业经验的伍国樑,有着对棋牌这一智力运动的深刻理解,但更让人钦佩的是伍国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他曾说,联众本来有非常好的机会,因为联众是第一批进入游戏市场的。后来之所以被腾讯等互联网巨头超越,是因为公司没有把握住最应该把握的最核心部分,而是同时投入很多资源做别的事情,包括SP业务等,并且用一个分散投资的概念来控制公司的投资管理,从而导致如今和“腾讯们”不在一个级别之上。
如今,伍国樑向艾问人物表示:“我们想做的事情很多,不过全部都是围绕着游戏这个领域的。”艾问·快问快答艾诚:你们收购了世界扑克巡游公司,你现在做的电子竞技,是否受它的启发?伍国樑:世界扑克巡游公司已经创办16年了,它们拍的电视节目在福克斯体育台也播了16年,现在还是收视第一的节目。因此我们受到很多的启发,比如它们也是搞直播,搞电视制作,把一个本来单纯的直播环境的节目,变成在电视上任何人打开电视都可以享受的项目,这非常很关键。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
押注线下电竞,成败在此一举?
时势造英雄,伍国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十年前,即便他拥有对于游戏行业的深刻理解,可以从长远的眼光来布局如今的生态圈,他也不可能熬过漫长的行业生长期。因为,在那个时刻,他所搭建的电竞平台,没有“玩家”进场。“国内的流量聚拢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我觉得所有做互联网的都很清楚。”伍国樑告诉艾问人物,联众才因此希望是搭建一个生态圈出来,而这个生态圈是服务未来的游戏产业的。这是一个无比务实的生意——因为现在国内有那么多游戏公司,而它们生产出的游戏,将来总是要出海的,总是要搞电子竞技比赛进行落地的。这样一来,伍国樑搭建起的服务平台将异常被需要。“它们总希望去搞一些电视类的节目,从而宣传它们的游戏。而所有这些渠道,现在我都赞助了,我建立了一个全球性的电竞展馆的网络,具有非常明显的先发优势。”在伍国樑看来,未来的电竞世界,他的生态圈将是无法被略过的刚需。某种程度上,它更像是落到实地的游戏网络平台Steam。
电子游戏的本质是什么
而且,当电子竞技愈发往奥运会的方向去走时,伍国樑又有了新的想法。“相比奥林匹克,其实我们更像是一个百老汇。”在伍国樑的布置下,他所希望呈现给游戏玩家们的,是一个五光十色的游戏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游戏厂商可以通因此获得更多的目光或者更多的用户。伍国樑认为,在全球范围内,能做到像联众那样,在全世界几十个城市里,去搞一场时长6个月的赛事,很难会有第二家公司。“未来游戏行业可能有一万亿元的产值,最后有两千亿元是落地的,那我从里面拿一块很大的蛋糕,我觉得我会很高兴。”这正是伍国樑的赚钱之道,而在他的打造之下,联众也正在为游戏业,提供一种“预见”未来的可行路径。艾问·快问快答艾诚:在游戏业里面,很多公司都在无限制地研发各种跟人交互的游戏体验,会不会导致没有人愿意走到线下?伍国樑:不会,我反而是提供一个平台、一个生态去帮助这些游戏科技公司展示它们的产品。因为它们最终,都希望有几百万观众,在电视机面前看到它们的互动型的比赛,以及在直播平台里有几千万观众知道它们的产品。电子游戏的本质是什么
本帐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帐号

付费点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互联网棋牌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付费点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关注付费点(fufeidian)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付费点 » 【视频】艾诚专访伍国樑:联众,还“活着”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